金魅殺人魔術

  • 作者:新日嵯峨子
  • 出版社:奇異果文創
  • 出版日期:2018-06-30
  • 語言:繁體中文
  • ISBN:9789869538770
  • 優惠期限:2020-01-04
定價: 420 NTD
優惠價: 378 NTD
數量:
1

史上最美麗而瘋狂的犯案動機!
──你,能破解這場金魅殺人魔術嗎?
一個洋商的自殺之謎、一群各懷目的的弔唁者、一幢氣氛詭異的大宅、三起無解的密室失蹤案件。
這一切究竟是妖怪作祟?還是兇手另有其人?
一起回到十九、二十世紀之交的日治臺北,在妖怪橫生、神魔亂舞中摸索唯一真相!
在此,為你呈上最超乎想像的殺人魔術!

金魅是一種魔物。據說領臺前,到底都有祭祀金魅的人家。現在年青人漸漸沒聽過金魅之名了。六十歲以上的爺爺奶奶大概還記得,說到金魅就會想起「啊!是代人工作的金魅,吃人的金魅。」──民俗臺灣 第二卷第二號

由謠傳「養金魅」的洋商之死做為開幕,在英國領事宅邸的複製大宅裡,大宅裡三起「金魅吃人」事件,
使得臺北城一時之間鬼影幢幢──
本該莊嚴肅穆的喪禮,成為「偉大魔術」完成的最終舞臺。
各方神妖齊聚,各懷鬼胎的多方算計,
──你,真的看透真相了嗎?

用日本大妖怪言語道斷之妖力而架設的臺北結界底下,
受神明委託的青春戀人、身分複雜的日本子爵、與子爵交好的臺灣少年、目的不單純的日本會社、接獲密信的日本巡查、神祕的面具人……

以命為祭的魔術,以愛之名的陰謀,正悄然拉起序幕。

本書特色
★新日嵯峨子──結合推理與妖怪的最新力作!
★以推理為湯底,添加在地妖怪傳說、臺灣歷史文化、政治商業、國族私情等材料,最全面的享受!
★妖怪是嫌疑犯?媽祖和大道公彼此積怨已久?你不知道的臺灣妖怪傳說與在地信仰傳奇!
★重現當時商業大城──滬尾的生活樣貌,見證歷史軌跡!
 

新日嵯峨子
本書作者。無人知曉隱藏在筆名背後的作家是何面目。

推薦人簡介
瀟湘神
本書微不足道的推薦人之一。小說家。臺灣大學哲學所東方組碩士,專長為儒學,著有《臺北城裡妖魔跋扈》、《帝國大學赤雨騷亂》,合著小說接龍《華麗島軼聞:鍵》。關心文化資產、原住民、臺灣民俗等議題,現為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,參與《唯妖論》、《尋妖誌》、「城市邊陲的遁逃者」、「歸鄉:惡魔潛伏之村」、「說妖」等計畫。

入座
一、洋商之死
二、天上聖母的委託
三、偵探登場
四、風聲:少女背負的秘密

開幕
五、金魅作祟的大宅
六、步泰承消失的方法
七、喪禮上的尖叫
八、黃斗蓬怪客
九、複數的可能
十、阿求渡的證詞
十一、髮切
十二、面具底下的臉
十三、暗潮起伏
十四、風聲:關鍵的信
十五、理外之理
十六、鹽的秘密

壓軸
十七、消失的人們
十八、風聲
十九、怪物們的盤算
二十、風聲:怪物的真面目
二十一、高思宓家隱藏的秘密
二十二、媽祖娘娘化身的秘密
二十三、揭露
二十四、真相(前篇)
二十五、真相(後篇)
二十六、歸順

曲終
 

奇幻不僅是繽紛眩目的魔法鬥爭,推理也不僅是解開謎團和指出真凶;它們可以反應某個時空的社會現實、挖掘深埋底層的人性肌理。
巧妙結合奇幻與推理元素的《金魅殺人魔術》,便是一例。
~臥斧(文字工作者)

娛樂性是魔術,
使小說創作得以成為建構臺灣民俗學的一種方法。
所以,如果我們以小說進行臺灣民俗學的建構,那會是什麼模樣的小說?
我想那就是《金魅殺人魔術》。
~楊双子(歷史百合小說家、大眾文學觀察者)


即使是配合推理框架,奇幻仍不失自己的主張。
在《金魅殺人魔術》中,奇幻與推理可說是保持著這種奇妙的張力,如雙人舞一般進退,這是我覺得最有意思之處。
~瀟湘神(小說家、臺灣民俗研究者)

一、洋商之死
 
聽說高思宓老爺過世的事,是明治三十三年新曆七月初下午。那時,我正與阿兄帶著工人到公館口接大稻埕來的貨物。
 
正午過後的渡船頭,到處都是降下帆布的紅頭船,水洩不通。船桅隨著潮水起伏,像搖曳的竹林,一波又一波,船身碰撞發出沉悶的「咚咚」聲,像和尚敲著木魚。十幾個工人將船上的貨物扛起,穿過又短又窄的碼頭,一袋袋、一箱箱的貨物扔在拉車上。他們的吆喝聲與汗臭,比淡水河的浪濤與鹹味還猛烈。
 
灰色雲影下,淡墨般的河水滾向下游。我清點貨物,卻情不自禁盯著河水。不遠處,淡水河豁然展開,一時分不清哪邊是河、哪邊是海。海天之際,幾個螞蟻般的黑點浮在水面,是洋人的輪船。
 
它們看來如此渺小,近看的話,卻會被它們的宏偉嚇到;船上煙囪噴出白色煙柱,有時發出低沉的長吟,實在震撼人心。認識的洋老爺說,長吟是某種大型笛子發出的,英文稱為「威思妥」。這景色有「滬口飛輪」之稱,楊雪滄曾以詩誦之——頃刻花開十丈蓮,噓空歷歷眼中煙——對我來說,卻是自小熟悉的風景。
 
這些輪船之所以出入滬尾,聽私塾振文社的先生講,是清國戰敗後跟好幾個國家簽訂天津條約所致,那已是我出生前好幾十年的事。現在,下游的烽火街是洋人根據地,大半的洋行與倉庫聚在那,石頭砌成的碼頭羅列,整齊乾淨。越過這些碼頭,淡水河便與「世界」連在一起。唉,「世界」,這字眼離我多遠啊!就算見過這麼多輪船、認識烽火街上的洋面孔、甚至知道那些輪船前往哪些城市,我卻連離開滬尾的機會都沒有。
 
這個港,大概是我命運的極限。
 
「頭家,我聽人講,那洋番高思宓死了,真的嗎?」
我猛然回頭。這話是撐船人說的,他坐在船尾,正把斗笠當作扇子搧風,漫不經心,彷彿說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我整顆心懸了起來。洋番高思宓,難道是那個高思宓老爺?他過世了?
「呵,你消息真靈,我也聽人說了。」
阿兄的笑穿過交錯的工人到我耳中,像了然於心。我有些駭然,他怎沒跟我說?
 「唉呀,這種事情在我們走船人間傳得很快啦!」
 「我聽說高思宓過世是早上被發現,到現在才幾時辰,你就知道!」
 「哈哈,風聲早就傳到大稻埕啦!聽說他是吞砒霜?大家都在說。」

back